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坏女人 小说-爆炒小黄瓜(3)

小说-爆炒小黄瓜(3)

    一些女权主义者认为,女人像男人一样抽烟,是打破性别禁忌的表现,是女性在男权社会争取平等地位的必需品;在乔森看来,女人像男人一样抽烟,像男人一样痴迷刀、枪、剑、棍棒,只不过是因为她们崇拜男性的力量与地位罢了。
    他并不是信口开河。他曾经有过一个女友,她是如此漂亮,象牙般洁白光滑的皮肤,柔软的面颊,忧郁的长睫毛,涂得红艳艳的嘴唇;追她的人可以把一节二等车厢塞得满满当当。但她并不喜欢那些把她奉为女神的人,反而对他迷恋不已。
    他至今记得他们的一次争吵,他抓着她的头发,狠狠地撞向墙壁。她被撞得头晕目眩,前额迅速肿起一个鼓包。换作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该忍受不了这样的羞辱与殴打,更何况她还是个备受追捧的小女神。
    但当时,她就像是完全臣服于他强势的男性力量一般,卑微地哽咽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会再和他说话了。你不要生气了,求求你,不要生气了。
    她被他打成这样,却仍在恳求他不要生气。
    从那时起,他就确定,女人的体内是有一股奴性的。
    尽管时代在进步,属于女性的桎梏在被一层层剥离;可奴性就像变异的病毒似的始终蛰伏在她们体内,使她们渴望被奴役,被控制,像牢狱里的囚犯一样被囚禁。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他找专人定制了一副金属手铐,把她禁锢在别墅的地下室里。他告诉她,他这么做是因为爱她。她相信了。昏暗无阳光的空间腐蚀了她的理智,毫无社交的生活剥夺了她的自信和独立;她在他用爱编织的谎言里,彻底变成了一只摇尾乞怜的小母狗。很久以前,他为了追求她,就差跪在地上引起她的注意;但当时,他冷漠地看她一眼,都能让她感激地流下眼泪。
    半年后,他玩腻了,跟她分手了。她疯狂地给他写了一百多封求和信,全被他拒收了。
    他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甚至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也许活着,也许死了。她是死是活,他都不在乎。当一个女人被他彻底使用过以后,就失去了被他关注的价值。
    之后,他用同样的办法,又玩弄了十多个女人。在他精心设计的攻势之下,她们根本无力反抗,很快就拜倒在他擦得锃亮的皮鞋边,直到被他丢垃圾似的抛弃,都不明白个中缘由。
    他像收集烟盒一样,收集这些女人脆弱的贞操和纯真的心灵。最快的一次,他只用了一天,就让一个女人跪倒在他的脚边,心甘情愿成为爱情的奴隶。
    他的胃口被养得越发刁钻,癖好也变得越发古怪,欲望更是像冒着毒气的岩浆一样,滋滋地腐蚀着那些懵懂无知的女孩。
    他觉得自己彻底掌控了收服女人的秘诀不然为什么,他将点着的香烟摁在她们锁骨上时,她们反而露出享受和痴迷的神态?
    他的秘诀在多莉这里失灵了。
    乔森不明白多莉在想什么。难道她不渴望强大的男性力量吗?难道她不希望被一个英俊富有的男人占有吗?难道她不想成为某个强壮有力的男人的附属品吗?
    还是说,她已经体会过这种感觉了是了,她肯定体会过了。她绝对是一个被人使用过的荡.妇。
    他不喜欢不洁净的女人。按理说,这种时候他其实该转身离开,寻觅下一个猎物;强烈的男性自尊却驱使他留下来,继续征服多莉。
    他无法容忍一个女人对他的身家、力量和魅力视而不见,更何况多莉还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一个粗俗、堕落、肮脏的荡.妇,一匹被男人骑过的白色母马,她根本没资格得到他的青睐。
    这时,多莉忽然收起枪,把它插进大衣的内袋里(上帝,她和他约会的时候,身上一直带着把枪?),转身打算离开。
    机不可失,他立刻走上前,攥住她的手腕,用劲把她拖到了靶场走廊的露台上。他走进移动靶场之前,就注意到了这个小露台。这里不会有人经过,他能对她做任何事。
    你想干什么?
    出乎他意料的是,多莉一点不慌乱,反而不急不缓地问道。
    他想干什么?
    他也不知道。他训斥不听话的女友时,经常扇她们巴掌,抓住她们的头发,狠狠撞向坚固的石墙,像教训不听话的宠物似的;或是不允许她们出门,让她们待在黑暗的地下室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但多莉并不是他的情人,也不是他的宠物,更没有犯错和不听话。
    乔森自以为不是暴力狂,他打人从不是为了打人,而是为了展示自己的男性力量。
    然而,他不是暴力狂,多莉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暴力狂。
    她等了几秒钟,没能等到乔森的回答,不由有些烦躁。这两天她都过得不太顺昨晚上,她以为乔森是个资质不错的猎物,饶有兴趣地和他调了一会儿情,第二天却发现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她又生气又郁闷,怒冲冲地跑到射击俱乐部发泄了一通,没想到这蠢货也追到了这里。
    他使劲把她拖到了俱乐部的露台上。她来了点儿兴趣,以为他要做出一些令人刮目相看的事情;谁知,他支吾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愚蠢,无聊,怯懦。
    多莉皱皱眉,猛地挣开了他的钳制(力气令他吃了一惊),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口中熄灭的香烟,朝他喷出一口烟雾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冷冰冰地问道。
    乔森想了想,决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
    他语气温和地问道:我想知道,你刚刚为什么离开?我做错什么了吗?我真的很欣赏你,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女孩。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女孩也可以有这么精准的枪法。亲爱的,我已经对你产生好奇心了。你知道,好奇就是爱情的开始。我现在暂时离不开你了。你要我道歉,我就道歉,你要我下跪,我就下跪。总而言之,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也觉得好奇就是爱情的开始,多莉微笑着抽了一口烟,可惜,我无法对蠢货产生好奇。
    乔森温和的表情快要维持不住。
    多莉咬着香烟,拍了拍他的肩膀,朝露台外走去。
    乔森望着她洋娃娃般饱满的额头,娇嫩红润的面颊,光彩焕发的金色鬈发;在他复杂且丰富的情史中,再没有一个女孩比多莉的外表更加纯洁了,可她却是一个表里不一、撒谎成性的小荡.妇。她肯定有过很多男人,只有堕落的妖妇才会对男人的情话满不在乎,因为她们听多了,听腻了,听烦了。
    狂乱的杂念在他的心头疯长。他不知道自己的自尊心为什么如此脆弱,仅仅是因为一个女人没有回应他的情话,就感到了火辣辣的耻辱。他一边厌恶憎恨多莉,觉得她是个下贱的娼.妇,远不如他从前的情人纯洁;一边迷失在她神秘的魅力里,迫不及待地想要驯服她。
    他觉得自己的吻是无价之宝,从不肯轻易地吻女人,只有当女人焦急地哀求时,才会敷衍地吻一吻她们;但现在,除了强吻多莉,他竟想不出第二个强行接近她的办法。
    他一把攥住多莉的手腕,把她拽回来,推到了墙上。
    他定定地看着她,单手压着她的肩膀,确保她不能动弹,拿走了她口中的香烟,然后低下头,准备吻上她的双唇。
    她的身体似乎在发抖。这个可恶的小荡.妇终于知道害怕了?他轻蔑而怜惜地想,她其实不必这么害怕,他是一个地道的绅士,在彻底得到她的身心之前,不会伤害她一分一毫。
    就在他吻上去的一刹那,他的下颌突然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粗暴地掐住。
    多莉一边掐着他的下颚,一边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荡人心魄的微笑。
    什么意思?
    她要主动吻他吗?
    果然,女人体内都是有奴性的。太过尊重她们,反而会让她们眼里没有你。他之前就是太好说话了,才会显得那么被动,现在不过是稍微展示了强势的一面,她就开始主动示好了。
    他并不介意她粗暴地掐着他的下颌(虽然有点儿过于粗暴了,掐得他很痛)。女人总是喜欢做一些出格的事来吸引男人的注意力,他有一任情人就是这样,拿着左轮手.枪抵住自己的太阳穴,恳求他不要离开,颤抖的手指却始终扣不下扳机。他冷眼旁观了片刻,确定她只是说说而已,就毫不犹豫地走了。
    多莉尽管冷漠,有一身怪力(能轻而易举地挣脱他的钳制,粗暴地掐着他的下颌),像男人一样把玩枪械;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女人都是软弱的,是天生的奴隶。
    想到这里,他刚要继续展示男性强势的一面;多莉突然重重地抓住他的头发,狠狠地撞向墙壁。
    他曾无数次对情人做出这个动作,却还是第一次被女人这样对待。他想要挣扎,想要反抗,却绝望地发现,纯拼力气根本拼不过多莉她就像一头吃饱喝足的野兽,力大无穷,毫不费力就把他撞得头晕目眩。
    砰
    他的眼睛开始冒金星,头脑嗡嗡作响。
    砰
    又是一下。
    这么撞了两下后,她似乎觉得不够过瘾,掏出手.枪,手腕一转,一枪托狠狠击向他的后脑勺。
    这一下差点送他去见上帝。
    乔森跪倒在地,额头磕到了露台的栏杆,很痛,但他已经感受不到痛了。晃晃悠悠的眩晕感让他犹如待在一艘不停摇晃的小船上。蝌蚪似的黑影在他的眼前游来游去,天旋地转,汗毛在他的胳膊上一根一根地立了起来。终于,他狼狈不堪地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多莉冷淡甜美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我说了,我对蠢货不感兴趣。
    说完,她就离开了。
    他十分难堪地趴在地上,听着她高跟鞋清脆的声响。嗒,嗒。他还记得她走路时的风韵,两条腿娇媚地夹得很紧,像一个紧张、纯洁、令人着迷的小处女;谁能想到,这可爱的小处女竟是一头生猛的野兽。
    他听着听着,眼皮一翻,晕死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注释①:的确是弗洛伊德的理论,出自《编剧心理学》[美]威廉尹迪克著,但这理论已经过时了。
    第5章 Chapter 5
    乔森在医院的病房里醒来。
    他的头仍然裂开般剧痛,眼前发黑,闪烁着无数个发光的小白点。多莉的面孔还停留在他的脑海里,被那些亮晃晃的小白点环绕着。她漠然地睥睨着他,像在睥睨一团污水沟的垃圾。她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看他?难道他在她面前真的一点儿魅力都没有吗?
    乔森忍着剧烈的头痛,仔细地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想知道究竟是哪里冒犯了多莉。可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缘由。他是那样的彬彬有礼,谈吐风雅,只要是个女人,都会为他神魂颠倒;多莉却比充满怪癖的老处女还要古怪冷漠,对他的魅力不屑一顾。
    她的冷漠是假装的吗?
    有这个可能。
    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她的神态举止都相当正常;她的力气很大,可当他有技巧地触碰她小巧的臀部时,她只是故作无措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阻止他出格的行径。
    既然她之前都没有阻止他的亲近,那今天为什么反应如此强烈?他到底哪里冒犯了她?还是说,他其实压根儿就没有冒犯她,她冷不防变脸,只不过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深深地记住她。这狡黠的小荡.妇!
    想到这里,乔森恨不得立马出院,驱车前往多莉的公寓,揭穿她可恶却惹人怜爱的小阴谋。不过,医生告诉他,他必须住院观察几天,那个殴打他的壮汉(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乔森把多莉塑造成了一个黝黑、强健、体毛浓重的黑人男子;好心的女护士们纷纷朝他投去同情的目光)下手太狠了,贸然出院的话,不到晚上他就会恶心得想吐。
    乔森只好在医院里多待了几天。期间,他一直梦见多莉。不过,她并不是独自出现,而是像透明的幽灵似的,重叠在那些被他伤害过的女孩身上。她时而用冰冷警醒的目光打量他,像在评估一件是否好用的商品;时而用痴迷狂热的眼神仰望他,匍匐在他的脚边,亲吻他冷硬的鞋头。
    那并不是真正的多莉,只是一个他结合过往女友的身影制造出来的复制品;因为他和真正的多莉接触不多,这个多莉在他的脑海里甚至变成了黑发。这个复制品是如此粗制滥造,毫无个性,却仍能令他心头火热、欲.火焚身。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比驯服一匹又凶又野的烈马更令人激动的事情了。
    出院后,乔森先回家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优雅、挺括的西装,开车前往多莉的公寓。中途,他停车买了一捧昂贵的玫瑰花,想好了赞美与讨好多莉的说辞,可当他敲响多莉的房门时,怎么也没想到,前来开门的竟然是他的前女友,辛西娅。
    辛西娅也是一个娇小妩媚的金发女孩,圆眼睛,皮肤细腻雪白光洁;嘴唇和门牙都很大,却大得俏丽,反而给她增添了几分美貌。他其实很喜欢她那两颗俏皮的大门牙,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却从未夸奖过她的容貌,而是不停地暗示她长得像一只蟾蜍。
    在他不留余力的暗示下,她脸上活泼可爱的笑容消失了,整个人变得越来越忧郁、无精打采,同时也越来越离不开他。
    在他用过的十多个女人中,辛西娅算不上特别,再加上她又瘦又小,那张嘴在某些特定的角度和光影下(暴烈的阳光、自下而上的仰视、毫无准备的抓拍)也确实像一只丑陋的蟾蜍;他对这段感情腻歪以后,就毫不犹豫地跟她分手了。
    辛西娅在他的面前闹了几次自杀后,见他毫无复合的意愿,就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他一直以为她嫁人或真的自杀了,没想到在多莉的公寓里碰见了她。
    这究竟怎么回事?
    是了,他和辛西娅分开的时间并不长,她一定是打听到了他的行踪,看到了他和多莉在公园里约会,误以为多莉是他的新女友,于是找到多莉,哭闹了一番,想从多莉手上夺回他。
    这么想着,乔森不禁有些飘飘然。这两个女人会如何争夺他呢?吵架?打架?互相攀比或羞辱?
    他有幸见过一次两个女人为了抢夺他而争吵不休。那简直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美好的画面,一首对他的男性魅力最高的赞歌。
    那两个女人平时在他的面前讲话一直细声细气的,从不高声喧哗,但她们发现自己都是他的女友时,却突然化身为粗鲁野蛮的雌性鬣狗,露出猩红的牙龈,恨不得当场把对方撕碎。
    她们完全没想过,她们之所以都是他的女友,是因为他在有女友的情况下,又引诱了另一个无辜的女孩,而非她们拥有不道德的品性;而是一直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羞辱对方的五官与身材。
    老实说,在乔森看来,她们的五官与身材简直无可挑剔;可在她们彼此嫉妒的审视下,其中一个白而丰满的女郎就变成了一头肥胖的母猪,另一个肤色黝黑的摩登女郎则沦落为低贱下流的吉卜赛妓.女。
    这只是争吵的第一步。随着争吵越发激烈,丰满女郎突然化身为十来个身强体壮的男子,暴风雨般凶残地凌.辱了黝黑女郎,并铁口直断她已经患上了无药可医的梅.毒;黝黑女郎也不甘示弱,给丰满女郎安排了一系列曲折离奇的身世,包括但不限于乱.伦、人畜甚至人鬼杂交。
    眼看两个女郎抓住彼此的头发,要扭打在一起,乔森终于面带愁容(实则喜不自胜)地阻止了她们。
    他小心翼翼地储存了她们争吵的场景,每当人生中有任何不顺时,都会拿出来回味一番。这比最灵敏的壮阳药还要管用去问问身边的男人,哪怕是一个刚刚成年的男学生,是不是都对这样的场景充满渴望与憧憬?
    乔森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没留意到辛西娅看他的眼神多么古怪;公寓的房门也没有对他完全敞开如果他没有那么自信的话,就会发现,辛西娅至始至终都对他十分防备,想把他拒之门外。
    恋耽美


同类推荐: 我才不会爱上什么徒弟/太上忘情他超霸道的 完结+番外男生宿舍被调教的小伪娘-v文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对男朋友过敏怎么办 完结+番外过分尴尬 完结+番外我爸说他喜欢你 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