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坏女人 小说-爆炒小黄瓜(8)

小说-爆炒小黄瓜(8)

    乔森邀请他们乘坐远洋邮轮。伊万诺夫本来打定主意,绝不在邮轮上花钱;但多莉简直是一个女妖,轻而易举就打破了他的誓言她喝了点儿酒,神色微醺,眨巴着醉意蒙眬的眼睛,半倚在他的身上。她娇小的身子,温柔的微笑,甜美的气息,都令他神魂颠倒,激动不已。她在他的耳边低低地呢喃:我好想喝勃艮第你去给我买好不好?
    他去哪里给她买?用餐前,服务生就告诉了他们,邮轮上只有波尔多,没有勃艮第。硬要喝勃艮第的话,只能找邮轮其他客人买;但那样的话,价格显然要虚高很多。伊万诺夫想要拒绝,但看着多莉淡金色的眼睫毛,蒙眬迷人的媚眸,泛着玫瑰色的脸颊,湿润、丰美、微微张开的红唇;一股滚热的柔情骤然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想,要是他给她买来勃艮第,今晚她肯定就属于他了。乔森那个该死的花花公子再有钱又怎样,他比他先抱到美人归。
    然而,想要得到多莉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他跑遍了一等舱,才在一个妇人的餐桌上看到勃艮第。那个妇人刚刚跟丈夫吵完架,听见他要给女友买勃艮第,冷笑着报出一个天文数字。
    如果是平时,伊万诺夫肯定转身就走,但现在不一样,他太渴望在多莉面前表现自己了。他明明比乔森更加尊贵(前俄国贵族),更加有才华(牛津大学毕业,著名诗人),更加大方(一出手就是罕见的粉珊瑚首饰),却因为不够有钱,而处处被乔森压一头。
    然而,当他拿着天价勃艮第回到私人甲板时,却看见多莉正在往海里倾倒勃艮第葡萄酒。
    她垂着头,白裙子的肩带顺着胳膊滑落下来,裸露出奶油般白皙细腻的肩膀,从旁边望过去,除了瘦削漂亮的肩胛骨,还能看到半个粲然怒放的、玫瑰花蕾似的浑圆。与之产生强烈对比的,是她两只冷冰冰的大眼睛。她的五官是如此纯洁,如此天真,眼神却像无情无欲的圣母般冷漠无情。她只有在心情极佳的时候,才会露出甜美无邪的笑容。
    她歪着头,平静地看着昂贵的酒液一滴不剩地流进了广袤的大海里,醉醺醺地说了句:还以为能把浪花染红呢。
    乔森立刻说道:伊万那儿还有一瓶呢,也许再倒一瓶就行了。
    多莉却被这句话激怒了。
    她猛地攥住乔森的衣领,冷冷地盯着他的双眼,怒火万丈地说道:你把我当成不学无术的蠢货,还是可以随意戏弄的妓/女?大海那么大,怎么可能用两瓶酒染红?跟我说话的时候,能不能放尊重一点儿,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要那么轻浮!她越说越生气,口中不停地蹦出一些下流、肮脏的粗话,说到激愤之处,甚至一巴掌打偏了乔森的脸。乔森被她打蒙了,只能呆若木鸡地听着,不时点一下头。
    这一幕让伊万诺夫通体舒畅,但很快多莉蓬勃的怒火就烧到了他的身上。
    她一把抢走他手中的勃艮第,狠狠地砸在甲板上:都给我滚,两个恶心的懦夫!
    酒瓶破碎,鲜红、芬芳的葡萄酒流淌了一地。
    这瓶酒足足花了伊万诺夫一年半的稿酬,就这样在一场毫无意义的闹剧中消耗了。可他竟然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反而魔怔了似的,想给多莉买更多的勃艮第,只要能一直让乔森处于下风。
    这瓶酒只不过是他和乔森竞争的一声枪响,一发礼/炮,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他会竭尽全力地夺取多莉,以将乔森的气概和尊严完全踩在脚下。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有读者说想看到更多的女性视角,其实这就是女性视角,因为男性视角不会这样刻画男人。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你今天真好看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瓜妹冲鸭! 4个;江一拦 2个;人为刀俎我为五花肉、等一座岛、L、克劳狄维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wangwangwang 29瓶;靳译肯我老公、L 20瓶;等一座岛 16瓶;波比波 10瓶;珐远当归 8瓶;熹、长安 7瓶;须弥星子 5瓶;元达其实不是和尚、燃烛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1章 Chapter 11
    转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
    在这一个星期里,伊万诺夫被多莉弄得十分痛苦。他总觉得多莉在勾引他。邮轮的顶层甲板有一个豪华泳池,聚集着许多举止放肆的姑娘,穿着连大腿都遮不住的泳衣,在碧蓝色的水波里嬉戏打闹。
    多莉也在其中,不过她的打扮并不暴露,因为对日光浴完全不感兴趣;她仰躺在折叠帆布躺椅上,脸上盖着一本摊开的杂志,身上是最保守的连体裤泳衣,肩上还披着一件宽松的防晒衫。防晒衫是黑色的,衬得她的手脚愈发苍白,简直像得了贫血症一样。不知为什么,这种柔弱的苍白比健康的褐色更令他骚动不安。
    只能说,多莉对男人的秉性了如指掌。她知道男人想看什么,他们想看女人红艳艳的嘴唇,牛乳般洁白的肌肤,欲擒故纵的做派;于是,她的唇便无时无刻都是鲜红的,宛如刚喝完无知男人的血的女巫;皮肤也白得要命,哪怕知道日光浴已成一种风尚,也绝不跟风。最关键的是,她了解男人恶劣且下流的本性衣着过于暴露,反而没办法撩动他们的感官;于是,她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成功在一群粗俗堕落的女孩中脱颖而出。
    伊万诺夫感觉自己彻底被多莉迷住了。他看着她海豹皮一般光滑锃亮的泳衣,口舌一阵干燥,恨不得冲上去,像给动物剥皮似的,剥下那件连体裤泳衣。这女人真的太懂男人了。看看那群唧唧喳喳的白痴女孩,还在傻乎乎地系比基尼带子,往身上能把皮肤晒成棕色的防晒油。多莉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穿着防晒衫和连体裤泳衣躺在椅子上,便已吸引一大片爱慕的目光。她此刻在想什么,是不是在享受男人的注目礼,像高高在上的女海妖一样思考如何处置他们?
    这时,多莉翻了个身,脸上的杂志滑落到地上。
    伊万诺夫呼吸急促了一下,刚要走过去,帮她捡起来,辛西娅就过去了。这个烦人的小妞儿弯下腰,吻了吻多莉的脸颊,笑嘻嘻地跟她讲起私房话来。
    伊万诺夫不明白辛西娅的变化为什么这么大:一个星期前,她还是个平庸的女孩,除了一张俏丽的阔嘴,没有任何值得记忆的特点;这两天,她却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五官生动美丽了不少,说话的声音也变了个模样记得最开始,她连大声说话都不敢,在邮轮的酒吧被两个流/氓缠住,还是多莉帮她脱的身;昨天,她却敢使劲推开一个骨节宽粗、肌肉发达的美国佬,怒冲冲地指着他的鼻子,让他滚。
    尽管她还是没有多莉美丽,却越来越光彩照人。这种光彩使伊万诺夫感到不安,感到恐惧。为什么?说不清。他只是下意识觉得,要是每个女人学校里梳着辫子跳房子的小女孩、厨房里忙前忙后的家庭主妇、仰赖男人目光生活的脱/衣/舞女郎等等都拥有辛西娅这样的变化,整个世界会直接乱套,男人也会变得越发难以生存。为什么?不知道。虽然他们已经拥有了将近一切的权利,却还是会因为女人的一丁点儿变化而惶惶无措。
    辛西娅没有跟多莉聊太久,多莉也不会跟她聊太久就在昨天,多莉一边亲吻她的眼睫毛,一边在她的耳边低低地、温柔地、甜蜜地说:我的小天使,我好像对你没感觉了。
    辛西娅听见这句话,因为过于愕然,反而没感到悲伤: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多莉说,我的感情一向如此,来得快,去得也快。你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一定能找到更好的情人。
    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
    如果她真的很好很好的话,多莉为什么会不要她?
    而且,她还能找到多莉这样的情人吗?
    辛西娅迷茫地想,也许吧也许她有幸能找到比多莉更好看的情人,但绝对找不到比她更好的情人了。再没有哪个女人或男人会像多莉这样,一边爱她,一边告诉她,没有哪种爱比自爱更令人愉悦。
    那天晚上,辛西娅早早地离开了多莉的房间。她本想回自己的卧室,用被子蒙住头大哭一场,却鬼使神差地走进了邮轮的酒吧。
    这是她第二次独自来到酒吧。她的眼睛还有些湿润,头发也有些蓬乱,颧骨上残留着悲伤的潮红。一个男人从她旁边经过,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她的腰。她第一次来酒吧时,好像也经历过这种事,当时她是怎么应对的呢?算了,记不清了。辛西娅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手,冷冷地、高傲地、一字一顿地说道:再让我抓住你这么做,我会一脚踢烂你那玩意儿。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他们。男人像看疯子一样地看着她,甩开她的手,匆匆离开了。
    辛西娅在吧台坐下,点了一杯加黑加仑子利口酒的龙舌兰。一杯鲜红如血的鸡尾酒送到了她的面前。她把它当成多莉的血,气愤地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她的头脑反而清醒了不少。现在没有多莉来保护她了,她必须自己保护自己。她努力睁大双眼,像第一次离家出走的小孩子似的,仔细地观察每一个向她投来目光的男人。右前方坐着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他一边看她,一边喝白朗姆酒,像是在用她下酒。她被这目光冒犯了,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中年男子立刻垂下眼睛,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真是个窝囊废,又胆小又下流。她以前为什么会害怕这种窝囊废的注视?
    辛西娅又点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攥紧酒杯,找到那些正在角落里凝视她的男人,一个一个地瞪了回去。没有男人出声,也没有男人异动,更没有男人破口大骂,他们都相当默契地垂下头,做起别的事来。不过,也有极个别充满自信的男人阔步走来,一只手撑在她面前的吧台上,微笑着问她在看什么。
    辛西娅看他一眼,懒洋洋地答道:在看一个发/情的Salaud。
    她说的是法语,下流胚的意思,这个词在英语中也有侮辱的含义。男人的脸色变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辛西娅,嘴唇翕动着,似乎想教训她一顿。
    但辛西娅一点儿也不怕他,酒精和悲伤给了她孤注一掷的勇气。她朝男招待伸出一只手,示意再来一杯龙舌兰,然后,当着男人的面一口气喝完,重重地放下杯子。她看上去是如此苗条,身材小巧玲珑,白色紧身裙上肋骨历历可数,手腕、脚踝瘦得骨节突出,眼睛却明亮、炽热,闪烁着好斗的光芒。
    听说邮轮上有一个貌似极为柔弱、实际上却力大无穷的金发美人,不会就是她吧?男人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去惹她,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男人就这样离开了。辛西娅垂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惊讶,有些新奇,但更多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她被这种猛烈的愉悦攫住了,甚至忘了失恋的痛苦。
    她究竟在难过什么?
    多莉不喜欢她,并不代表她的魅力消失了。总有一天,她也会不喜欢多莉,难道说明多莉的魅力也会消失吗?不可能。虽然她不知道多莉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但她相信,多莉是永远迷人的。
    那她在难过什么?爱情总会消失,不管什么感情都会消失,哪怕是亲情和友情。多莉手把手带她黏好了被乔森打烂、打碎的人格,教会她什么才是真正的快乐。她现在悲伤,不安,自卑地怀疑自己的魅力,是要把在这段感情中学会的东西,全部还给多莉吗?
    想到这里,辛西娅站了起来。她的步伐有点儿摇晃。很正常,喝醉了的人都这样。她走到吧台旁边的等身镜前,第一次认真无比地打量自己。她还是没有学会酒吧女郎那一套(柔亮的红色大鬈发、镶着金属亮片的紧身连衣裙),穿着过时的白色裙子,头上系着简约的束发带。但是没关系,她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儿。是的,在多莉的暗示和教导下,她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个漂亮的姑娘。
    辛西娅扯下束发带,用手指梳顺乱蓬蓬的头发,走进了舞池里。
    她仍然不会酒吧里那种杂乱无章的舞蹈,但她会别的舞蹈华尔兹、二步舞、狐步舞,甚至还会狂野的探戈和弗拉明戈。
    她在舞池里迅步急行,舞伴换得很快,几乎没人能跟得上她的步伐。
    这一回,不用多莉告诉她,她也能感受到自己的美。
    她头一次如此确定自己是美丽的,也是头一次如此对自己的美丽感到喜悦和着迷。
    她抓住一个男人的衣领,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睛,缓慢地扑闪着眼睫毛。他被她炙热、妩媚而又冷漠的眼神震慑住了,涨红了脸颊,手足无措。她看了他一会儿,就松开他的衣领,去寻找下一个舞伴。没有合适的舞伴时,她就紧紧地搂住自己,搂住自己的腰,抚摩自己的肩胛骨,全神贯注地感受心脏的搏动。
    真奇怪,她以前上舞蹈课的时候,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心高气傲的男舞伴,明明最神奇、最迷人、最有魅力的是她自己才对。她身体的骨骼和肌肉竟然能配合得这么好,在醉醺醺的情况下也能跳出一支完整的舞蹈。她像初次上生理课的小女孩一样,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惊讶与怜爱。
    一曲完毕,辛西娅的兴致和酒劲儿也消散了。她走出舞池,仰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打算回屋睡觉。
    一个身材高大的美国佬拦住她,单手揽住她的肩膀,声音低沉地赞美她的舞姿,问她要不要再喝两杯。她已经醉得眼神迷蒙,站都站不稳了。他问这话显然不怀好意。于是,她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地推开他,指着他的鼻子,愤怒地让他滚。
    她尖锐的怒吼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美国佬尴尬地摸了摸自己棕黄色的唇髭,骂了一句脏话,悻悻地离开了。
    没人再来招惹她。
    她自由了,安全了,又能继续前行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身体不太好,做什么都没精神,大家可以夸夸我,给我打打气吗TAT
    这章15个字以上评论有红包么么哒,快完结了,偷偷发一下!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瓜妹冲鸭! 2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人为刀俎我为五花肉、清平、平西府海棠、鹿衔、是图啊、篱影芷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廖栾 114瓶;Catherinler、吃太胖会被鲨掉 20瓶;清平 18瓶;呀哦呀 10瓶;51788933 3瓶;桑、女孩子最棒 2瓶;其实就是个人、yuk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2章 Chapter 12
    又一个星期过去,邮轮终于抵达航线的终点,美国纽约。
    多莉和辛西娅虽然分手了,却仍然同吃同住,形影不离。清晨时分,伊万诺夫还看见她们在餐桌旁互相扣长筒袜的吊袜带,然后亲吻彼此的嘴唇,那种黏腻的热乎劲儿就像是长了两颗头颅的雌蛇。
    伊万诺夫不明白多莉和辛西娅的友谊为什么能这么持久,不是说女人和女人之间几乎没有真正的友谊吗?她们只会嫉妒、谩骂、仇恨彼此。还记得邮轮没有靠岸时,有两个女人在公共甲板打了起来。公共甲板不像私人甲板那样隐秘、安静,到处都是人,人声喧阗。男人们站在高处,一边卷烟,一边对着灰蓝色的大海高谈阔论,仿佛海洋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女人们则要么在遛小狗,要么在安抚啼哭的小儿。一对夫妻正在甲板栏杆附近吵架,原因是还没到美国,丈夫就把一家的存款赌光了,接下来他们只能去美国喝西北风。丈夫垂着脑袋,一开始还能忍受妻子不堪入耳的谩骂,但因为后来周围人越来越多,他感到颜面尽失,忍不住一巴掌扇到妻子的脸上。妻子被打得哑口无言,耳朵嗡嗡作响。
    这些场面都没有那两个打架的女人有趣。伊万诺夫站在高处,围观了整场好戏。那两个女人年纪都不小了,出身也不好虽然她们都穿得相当体面,黑绸裙子,褐色丝袜,头上还斜戴着一顶小小的圆帽,头发也梳得光灿灿的,但伊万诺夫是一个品鉴女人的好手,他能从女人的气色和神态,读出她们的贫富状态。这两个女人显然不怎么富裕,不仅褐色丝袜抽丝了,衣领上的雨燕胸针也掉了一颗明亮的莱茵石;耳环和项链一看就是漆成金色的铝制品,衔接处有很明显的焊接痕迹。总而言之,这两个女人绝不可能是上流社会的阔太太,是显而易见的穷苦女子。
    恋耽美


同类推荐: 我才不会爱上什么徒弟/太上忘情他超霸道的 完结+番外男生宿舍被调教的小伪娘-v文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对男朋友过敏怎么办 完结+番外过分尴尬 完结+番外我爸说他喜欢你 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