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舒冬远方 -舒远txt下载(5)

-舒远txt下载(5)

    等他们走了,我慢慢经过那个地方。
    当时玻璃外的天边燃烧着火红的云霞,夕阳躺在远山上头迟迟未落。去食堂的路上杨树叶子铺了一地,我掏出耳机找歌听,一抬眼就瞧见他站在饭厅外。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的轮廓不甚清晰。
    好像很闲的样子手抄在兜里咬着烟抽,唇角的腥火一明一灭。他抽了会儿将烟拿在手里掸了下,将脸偏向一侧又慢慢将烟塞回嘴里。
    然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头。
    女生笑的一脸荡漾还往他脸上甩水,他微微侧身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来握上她的。她嫌弃的去拿他嘴里的烟,他笑着侧过头。
    我抱着书低头从他们身后经过。
    一身的烟味儿难闻死了。女生说。
    那细腻轻柔的声音里完全没有生气和抱怨的意思,我听到的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作为女孩子惯有的撒娇和爱。
    我掀开食堂的帘子,帘子落下了。
    然后听他说:
    你见过哪个男的是香的?
    【一一】
    写到他的第十个故事的时候很多人一定会奇怪,我们明明住在一个公寓还是邻居怎么相遇就那么难。不要误会然后认为这是小说的一贯写法,事实上从我搬进去到后来离开真的只打过一次照面。
    而彼时我已经在那儿住了四个月了。
    他每天都回来的很晚而我又在清晨走得很早,除了刻意去学校等寻几乎没有其他机会遇到。现在说起来那一面实在太深刻了,它留给我的是尴尬和遗憾。
    事情发生在上文过后几天的傍晚,还在食堂。
    当初我和晓光达成一致跑来南京租房子考研,她拿出攒起来的奖学金精打细算,我就比较怂了读大学的时候攒的钱都买了中药喝。想了想实在没办法和我爸借了两千块,后来写了本不怎么样的书挣了点稿费全打进他账户才感觉舒坦。
    我们都发誓不拿家人一针一线。
    那时候每天最多就花十五块钱,专挑最便宜的吃。食堂每个下午有三块钱的米线,我当时都惊呆了这都二○一二年了还有这么便宜的饭?!我们俩几乎是那儿的常客,现在想来胃病就是那时候落下的吧。
    因为是常驻客,难免会碰见他。
    很久以后我想起当时那个画面恨不得找个洞把自己埋了,那是十月上旬的下午六点左右。我那时还留着长头发扎了个马尾,穿着短袖牛仔裤特别普通。
    因为长期熬夜脸上冒了几颗痘儿。
    或许是有些自卑的原因每次看见他都是低着头躲,因为和他女朋友比起来我实在太路人甲了。而那天真的是太巧合了,米线吃了很多天想换口味去买包子。
    我端着餐盘匆匆回头找地方坐,和他撞了个着。
    他穿着淡蓝色衬衫戴着黑色帽子好看极了,正在打电话。我们的目光在空中擦肩而过,他似乎还愣了一下。我傻傻的怔在原地说不出话,他对我轻轻点了下头侧身走了。
    听见他对电话那边道:你继续说。
    我僵了足足有一分来钟才敢回头去找他,心脏已经不是自个的脸蛋肯定难看极了。那个时间吃饭的学生有那么多人,我找了一圈又一圈还是没有找到。
    【一二】
    事实上并没有经常想起他。
    那时候我多忙啊每天为理想奋笔疾书挑灯夜战,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想起有那么一个人心底觉得温暖就是了。
    有一天夜里我和晓光互相提问。
    她拿着我的书让我背诵硬新闻软新闻如何挖掘独家新闻,等我一字不差说完了她慢慢看了我一眼然后问:
    顾晗是谁?
    我脑袋嗡的一声,她将书翻到我跟前,空白的地方写着他的名字。曾经和她说玩笑话因为一个名字对一个男生上了心的事儿她没当真,现在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似乎没见过这么单纯幼稚傻的人。
    说不上多喜欢。我和她坦白,就是有感觉。
    晓光贼兮兮的盯着我,半天了问:
    照片有吗?
    我心虚的摇了摇头。一个是真没有,二是我还不愿意告诉她那个人是谁。她有些兴致缺缺的样子往床上一躺,说了句让我叹为观止的箴言。
    爱情这玩意儿像糖醋,有酸有甜。
    我看了她一眼,想了一会儿笑开了。
    【一三】
    那一年的十月中旬我生了场病。
    本来以为就是哪里没吃好买了一盒健胃消食片就行了,最初的症状是失眠焦虑呼吸堵塞,为此我跑了很多药店买安眠药,又兜回很多玫瑰花茶茉莉花茶总之能静神那种有十几包。
    那味道又苦又涩开始还管点用。
    后来有一天我打了个嗝,断断续续两周之后还没有停我去看医生。S大附近有点偏郊区我跑到附近的城中村找诊所,想尽一切办法告诉大夫我的所有症状,被他诊断为一个简单的胃部不适开了两片药了事。
    药吃完了,病严重了。
    我记得那一天南京下了很大的雪,很多公交车都停了路被封掉了。我在自习室外面背批判研究学胸闷气短站不起来,实在没办法了收拾了书包就走了。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找到一个医院。
    那是城中村唯一一个还算正规的地方,我赶在他们六点下班前成为那名医生最后一个患者。他经过自己那套严谨缜密的研究后说我是颈椎病压迫神经要拍片子,我花了八十块去了二楼拍片,结果是他开了一堆脑部供应不足和治疗中风的药给我。
    我那时候哪里能顾得上想那么多。
    只是觉得吃了药我就好了可以继续看书复习考研了。原路返回的时候迷了路,我站在风雪弥漫的大马路上拦车。过了很久一个出租车停在我跟前摇下窗子问我去哪儿,然后说:
    雪太大太晚了没车去那边。
    我当时差点要哭了。
    我送你去公交站吧,现在还能来得及赶上最后一趟。
    下车我问他多少钱,那个好人没和我要。后来每当我遇到特别过不去的事儿总会遇到那么一个陌生人,他们说姑娘不哭。
    等我回到公寓那条街已经九点多了。
    我都快被冻僵抱着药机械的穿过街道往回走,楼道里很安静只能听见我的脚步声。等到了五楼习惯性的先去看他房间的窗户,罕见般的亮着。
    他现在做什么呢。
    我很轻很慢的经过他的窗子想找到一点他的影子,可是那窗帘太厚重了什么都看不见。他从不开房间里的大灯,小小的台灯闪着微黄的光芒蔓延出来照在了我的身上。
    【一四】
    我离开南京那天是二○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
    老爸老妈来了我住的地方收拾行李,他们是在接到晓光的电话之后偷偷过来的。或许是知道像我这样的人不轻易认输太固执,以免耽误了病情烙下根子。
    那是个烟雨蒙蒙的清晨。
    我站在门口的栏杆边上想到即将离开这里难免酸涩,曾经朝闻道夕死可矣的誓言蓦然变得遥远。到楼下的时候房东正在打扫院子,我特别想过去问她:刘姐,能帮我找个人的电话吗?
    月底去交电费,总是看见登记本写5○1:未交。
    我多么希望自己有一双火眼金睛能看到那张纸下他的联系方式,就算离开了哪怕不曾相遇也总觉得这样子他就还没走远。幼儿园的弟弟当时正站在我身边,他摇了摇我的袖子。
    姐。他仰头叫我,走了。
    我收回视线,拉着他的手向门口走去。
    第7章 我和顾晗的24件小事(四)
    【一五】
    后来我想这辈子应该难以再见了。
    我回到西安的生活很平静,身体缘故总是嗜睡。医生说消化系统出了毛病开了中药,于是等到下午我才将早晨的稀粥消化掉。因为打嗝太频繁很累不想说话,久而久之一个人就有些抑郁了。
    老妈战战兢兢偷偷掉眼泪。
    她怕我一蹶不振总是跟在我后头,我嫌她烦将门反锁不想出去。一天只吃得下一顿饭,中药一喝就饱了。嗝打的总是吐酸水,睡着了就好了。
    于是我天天都在睡,却睡不着。
    我什么都不想做也不和外界联系换了电话,新闻学方面的书都装在箱子里束之高阁。我妈说做事得有始有终,后来那两天的考试我便去了。
    老爸提前订好了朋友的旅馆。
    那个时候西安高校附近都没地方住了,旅馆距离学校还有半个小时的路。他怕公交车堵我去晚了二十四日四点就起来开车往这边赶,到了门口天还早想让我多睡会儿不愿意叫醒我。
    就这样他接送了我两天。
    十二月的西安多冷啊,我在暖意盈满的被窝里睡着他在楼下车里缩着身子睡不能睡还要到了时间叫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流泪了,这些都是后来我妈告诉我的。
    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看着挺怕的。
    我生病了他联系朋友找医院晚上回家没话找话,他喜欢看CCTV5的足球和军事频道后来也不怎么看了改CCTV3越战越勇让家里充满欢声笑语。
    有一次我妈指着电视上一个人问他:
    我记得这人篮球打得好。
    人叫郑智。他看了我妈一眼恨恨的说,足球!
    后来有一天半夜我不以小心醒了,听见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很小。第二天问我妈怎么我爸昨晚睡那么晚,我妈冷笑了一下:
    看足球比赛呢。
    这是我的家和我的老爸老妈。
    考完试的时候我从考场出来往外走,到学校门口远远就看见我爸等在那里。他见我出来从车上下来笑着向我摇手,那一瞬间我放下所有的焦虑不安与我执握手言和了。
    【一六】
    我记得读中学的时候很流行那种疼痛式的青春,后来见过很多约稿函总是条令鲜明的写着:要创意新鲜禁堕胎四角恋。
    现在写作市场花样繁多推陈出新实属不易。
    我决定写顾晗的故事是在二○一二年的十二月中旬,西安开的头去了新疆之后写了结局。曾经构思过要怎么去写才更有意思,最终打算顺其自然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有人问我:
    你喜欢他什么,生活里的他有故事里你所想象那样优秀吗?
    我不知道怎么样去定义喜欢这个词,就像我这种莫名其妙的喜欢。堂妹曾经和我说过一个特别好玩的事儿:她每天去上班都会在公交车上遇见一个很高很帅的大男生,有一天男生没有出现她很失落。
    事实上小说大都是现实的加工和升华。
    可能因为一个场景太特别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念念不忘,或许他并没有你所想象的那样好,但那一刻我是真的喜欢上了他想和他过完一生。
    换句话说,喜欢和是否优秀能划等号吗。
    我曾经和我妈开玩笑说真遇到了喜欢的人哪怕他穷的叮当响都没关系,可在心底还是挺认同家人那一套门当户对的思想。
    故事写完是个情人节的傍晚。
    当时外婆正在绣花,我站起来走去窗边往下看。乌鲁木齐的雪三尺有余,院子里的池塘都结了冰。外婆放下绣篓叫了两声猫咪,我回过头去看。
    它从哪冒出来的?一下午都不见影儿。
    外婆笑了笑:谁知道呢。
    话音刚落下门铃响了,我从二楼窗户往大门那儿瞄了一眼。很抱歉写到这里得搁笔,因为现在我要去开门了。
    【一七】
    二○○五年陶喆出了张专辑太平盛世,朋友问我最喜欢哪一首我说就是爱你。
    那一年读初三,第一次有喜欢的男生。
    后来好像是从老师的花名册那儿弄到了他家的座机号,生怕记不住写在了哪里抄了好几张纸条塞到了我家的床缝儿玻璃柜甚至书里还夹了一张。中学毕业照他在后面还签了名字,至今还在。
    听说他喜欢一个女生追了半年。
    十六岁的尾巴遇见了一个男生,他长得不是特别帅但很细心温柔。有一次我从二楼掉下来摔了腿,每天拄着拐杖上下学他会帮我值日。
    后来写同学录他说:
    你笑起来很好看。
    再后来读大学遇见别人,写顾晗的时候我迫使自己回到了过去的少女年华,想起了偷偷喜欢过一个人时的脸红心跳和刹那芳华。他不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也不会是我喜欢的最后一个人。
    【一八】
    再有两天就是农历新年了。
    外婆在楼下叫我出门去,昨天傍晚婶子二舅特意过来叫中午去他们那边吃饭。于是我将上文的后记写完合上电脑下楼,乌鲁木齐那天零下二十度。
    二舅的家也在小区,步行十分钟。
    外公一米□□带了个黑色棉线帽子双手背后,外婆一米五四穿着她最喜欢的羊绒衫,我手插口袋走在两个老人中间去踩自己的影子听他们俩说话。
    二舅家很热闹,刚进门就听见一堆笑。
    那是我第一次去二舅家,有点儿不习惯他们的热情。大舅二舅儿子女儿都来了一个个钻进厨房里,就在那会儿我听见有小孩笑。
    毛蛋。我听见一个男人声音,来小舅这儿。
    背后一僵,我将头缓缓转去阳台。
    他穿着灰色毛衣蹲在地上,微张开手嘴角勾着笑。我的目光有那么一点恍惚,阳光下他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一个老太太拉过我的手问外婆:
    西安的外孙女儿吧。
    外婆笑:大丫头的女儿。
    我匆匆叫了一声奶奶,又被拉到沙发边坐下。余光里他抱着小孩走了过来,老太太说我大孙子他对外婆颔首问候。
    目光对视的瞬间,我们都没有说话。
    他将毛蛋给老太太拎了件外套好像要出趟门的样子,我一直低着头去逗小孩。于是一堆老头老太中年男女的地盘里就剩下我和毛蛋在玩,我一逗小孩就笑了。
    大概半个小时一过就开饭了。
    我们十来个人坐了一大桌子,那个中午的年味儿是真浓啊。我听见老太太问顾晗人呢有女人回说我让他买酒去了,正说着就有人敲门了。
    他一回来我就紧张的低下了头。
    一桌人说着话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话题落我身上,一个中年女人看向外婆说着是叫远远吗真文静这姑娘,接着又问我:
    还读大学呢吧?
    我有点儿不好意思外婆解了围说:考研的时候生病了我让过来这边养。女人哦了声担心的看了我一眼,说:怪不得瘦成这样儿。
    这孩子体质差。外婆叹气。
    接着桌上又有人问了一两句,似乎都挺心疼好好一个姑娘病成这样。女人忽然开口叫了声顾晗又道:去拿瓶露露给远远。
    我募得抬头,他拿眼看了过来。
    【一九】
    我们的交流少得有点儿可怜。
    他好像简单的吃了一点儿就坐去客厅了,电视上正在放李幼斌先生的《亮剑》。他拿过遥控器按了两下换到了足球频道,一只手习惯性的摸向口袋找烟又停下了。
    过了会儿,他穿上外套出了门。
    我是在他出去的时候才从饭桌上起来的,余光里他皱起的眉头很烦躁的样子不由得多想了两下。有人问:
    过了年顾晗26了吧有对象没?
    听说谈了个。女人说,他不爱我们问这事儿没怎么唠。
    忽然想起离开前的那个夜晚。
    当时胃疼的难受窝在床上戴着耳机听歌迷迷糊糊,那个时间晓光自习还没有回来。印象里听到一对男女的声音,他们慢慢吵了起来。后来女的摔门而去,房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狠狠砸在了地上。
    恋耽美


同类推荐: 我才不会爱上什么徒弟/太上忘情他超霸道的 完结+番外男生宿舍被调教的小伪娘-v文骚穴插入特集(脑洞肉段,粗口向)-v文陪玩主播了解一下[电竞]_现代耽美_BL对男朋友过敏怎么办 完结+番外过分尴尬 完结+番外我爸说他喜欢你 完结+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