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可是她叫我宝宝哎(1V1 H) 35.有你陪着我(结局)

35.有你陪着我(结局)

    这一周,特情局的人都在加班。
    叁元山离总部不远,一时间上上下下老老小小,全都赶了过去。
    柯夜代表万里阁的人打头阵,凌今雨代表特情局跟在柯夜后面。想象中前呼后拥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毕竟大家也不敢靠他俩太近。
    就连特情局负责接待的鲛人都不敢对凌今雨哭哭啼啼了,毕竟他被天道化身喊过宝,感觉自己浑身都散发着金光。
    但同时,他也被那位皇帝记了一笔,感觉自己已经尸首分离了。
    叁元山早就被应高义布了大阵。
    分明就在特情局的眼皮子底下,却来了个灯下黑。
    若不是凌今雨一脚踹碎了这个障眼法,山上的护林员还在挂防火防风放山洪的横幅呢。
    众人进阵时,鬼气连天。
    无数刀山火海的虚影如同火舌舔舐翻滚,天上有紫金玄雷不停劈下,风如刀割。
    凌今雨不为所动。
    柯夜早踏过几回,也是轻车熟路。
    别的人进不来,只有糯米糍能跟着他们。
    他俩一边往前走,糯米糍一边滋儿哇滋儿哇的叫,像极了一个受惊的小兔子。
    “原来人间这么可怕。”糯米糍呜呜呜地哭。
    “哪里都是这样的。”凌今雨说:“生死轮回,厄障苦业,皆是如此。”
    她伸出手捏了捏糯米糍:“怕么?躲到柯夜肚子里就行了。”
    “我不吃。”柯夜说:“我是人。”
    糯米糍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它真正的主人要坑它。
    它委屈地哼唧,跳到柯夜的肩膀上。美其名曰想和手足兄弟靠近一些,没那么害怕。
    这俩人,它一个也惹不起。
    地上的尸骨一层又一层,那祭坛以数千人的血绘成,早就成了一处血海。
    应高义就站在最中心,抱着一具早已死去的尸体。
    凌今雨也就是在这时,默默叹了一口气。
    柯夜沉默不语。
    他们心有灵犀。
    这场景与农老爷子时一模一样。
    “人死再难复生,所谓长生者,皆是无法入轮回的苦海。”凌今雨走过去,声音极尽温柔,满是悲悯:“何苦惹来天谴,让自己永生永世再难超脱呢?”
    “你不懂。”应高义说:“我宁可自己死,宁可别人都死光,也不许她死!”
    “那如果她长命百岁,寿终就寝呢?”凌今雨闭目道:“也不过短短百年。”
    都是白云苍狗的须臾一瞬。
    是死是活,是喜是悲,都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凌今雨说:“这条道,太窄了。”
    “你懂什么!你根本不懂!”应高义执意将收集来的一切生魂塞入人丹,强喂进那具尸体口中:“我所求无多,只要她活过来。”
    “这有违天理。”
    “……所以我要反了这天。”应高义说。
    柯夜想上前,但被凌今雨阻止了。
    “好啊,你反反试试。”凌今雨懒懒地开口,看了眼这天上的无数凄风苦雨,“那你来做天好不好?以后我也想和我的宝甜甜蜜蜜,长长久久,我稍有不如意,我也把你一刀捅了。”
    谁不满,谁就捅天一刀。
    应高义愣了愣,闷声道:“休得胡言。”
    “你看,你也不敢嘛。”凌今雨笑嘻嘻地走过去,目光逐渐变冷。
    她所踏之处血海消融,万物生长,又再度枯萎,化作无数怨念纠缠,最终归于虚无。
    “你看,你连承担天谴,取而代之的勇气都没有。不过是借别人的生魂,满足一己私欲,连‘道’都算不上。”凌今雨站在他身前,目光满是慈悲,却是嘲讽至极:“就你,还想学柯夜盗天成道,别做美梦了。”
    只见凌今雨一脚抬起,要将那凡夫俗子踹开。
    柯夜已然动身,手中剑意化作实质,一刀划过应高义的脖子,送他与他爱人下地做了黄泉鸳鸯。
    “为什么不用我?”
    凌今雨看见阵上躺着的两块碎片,问。
    “太脏了。”柯夜甩了甩手,将这淋漓的鲜血甩尽,“不要脏了你。”
    凌今雨笑。
    她伸手,将这漫山遍野的冤魂收入,送他们前往下一世轮回。
    她闷闷地垂着眸子。
    糯米糍小声问:“您还好吗?”
    “还好,只是有一点……痛罢了。”她说:“习惯了。”
    但柯夜的感觉不太好。
    那股痛意堪称排山倒海,比当年将他围攻的乱民更凶恶。
    他额上满是冷汗,险些站不住。
    凌今雨愣了愣,懂了。
    “那符分明有用,你怎么说没用!”凌今雨搀扶住柯夜,右手赶紧将符解了。
    “我……我之前中过……”
    柯夜气喘吁吁,从未如此狼狈过:“分明没用。”
    他当年被人间修士记恨过,什么样的凶符恶咒没中过。唯独这所谓的绝情符,他一点事都没有。
    当时他最爱的,除了这天下,便只有宫内书房下,那养着的两尾鱼。
    他精心喂养,喜爱至极,无比羡慕。
    中了符之后,也不见两条鱼翻肚子。
    “等等……”柯夜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若是你当时就有了剑灵,那岂不是……绝情符都用在了你身上?”
    凌今雨长哦了声。
    “难怪当初你天谴加身,依然一步步走下了建木。难怪我醒来之后,总是动不动就头疼,你亲亲抱抱才会好一点。”
    凌今雨这会儿神清气爽,全明白了:“我真是谢谢那张符。”
    “抱歉。”柯夜说。
    “也不能叫绝情符,算是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吧。”凌今雨嘿嘿笑了下,心里莫名有些庆幸:“这也算是缘分所致?”
    柯夜嗯了声,扶她一起离开这处死地。
    糯米糍帮凌今雨把碎掉的剑身叼了回来,吭哧吭哧地往特情局拖。
    关于这柄剑原身到底是放博物院,还是归还给柯夜本人,上层产生了极大的争议。
    当然,还是看柯夜的意思。毕竟他是剑的主人。
    柯夜看凌今雨的意思。
    毕竟……剑自己会说话。
    “留在博物馆吧。”凌今雨笑眯眯地看向柯夜说:“到时候会有一张说明牌,说我是你那一生最爱的佩剑。”
    柯夜点了点头。
    凌今雨又说:“你现在有我啦。”
    “嗯。”柯夜笑道:“有你陪着我。”
    【END】
    ——————
    这篇文的剧情就这点,不多,无聊写写图个乐子的试验品。
    本来还有很多大纲细节之类的(就是肉肉+两人卖萌日常),奔着15W写的,但种种原因凉了就把主线写完吧_(:з」∠)_。大家看个乐呵就好了。
    尒説+影視:PO1⑧KK.てOM(po18kk.com)
    宝贝们有缘再见,啵啵。
    --


同类推荐: 娇艳欲滴(高H,1V1)AV拍摄指南囚饶长日光阴(H)18禁真人秀游戏肉文女主了解一下快穿之精精有味(H)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