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狩猎gl(纯百、骨科) 虚伪 Яòuωenωu1.čòm

虚伪 Яòuωenωu1.čòm

    情欲的余潮退尽,留下满地狼藉。更衣室的灯光调暗一档,徐花信坐在软皮沙发上,指尖拈起一次性使用的情趣内衣,迭好又展开。她身上那条量身定做的晚礼服在拉扯中被撕坏了,漂亮的鱼尾裙摆堆拢起来,像簇拥她生长的黑芍药。
    宋清吟站在不远处,背对她穿好衣服。片刻,宋清吟回眸,正要开口喊“姐姐”,又突然沉默。
    视线之中,徐花信机械地重复折迭小布料的动作,被汗水濡湿的眉睫抬高又垂低,吻花口红的嘴唇无意识地抿紧。她浑身肌肉僵硬,神色阴沉,似风雨欲来。
    “姐姐。”宋清吟走过去,坐到她身边,状似不经意地握住她发抖、发冷的双手。
    突然有人靠近,徐花信浑身震动,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转瞬,她扭头抬起了眼睛,光线照进去,暴露她仓惶的狼狈。她脸色煞白,唇齿磕碰,似乎自言自语:“我妈妈给我打了好多电话,我一个都没接。”
    一旦恢复理智,被徐丽支配的恐惧就如影随形,把她虚张声势的勇敢衬得像是一场盛大的笑话。她在害怕面对之后可能发生的一切,年轻人的自尊心又让她无法向宋清吟承认自己的懦弱和无能为力,之前的叛逆言行不过是包裹刀片的糖衣,终究避免不了见血的结局。
    “姐姐,刚才你掐我脖子的时候在想什么?”宋清吟聊天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徐花信脑子转不过来,心不在焉地将视线落在她脖颈上的掐痕,青紫狰狞,格外触目惊心。
    见状,徐花信瞬间集中注意力,她眼神怀疑,难以置信地问:“这是我做的吗?”×tƒrēē⒈℃o⒨(xtfree1.com)
    宋清吟认真地点了点头:“对啊,姐姐好凶。”
    她不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吧?徐花信费解地用指尖轻碰那些淤痕,迟来得愧疚:“疼吗?”
    “不疼,”宋清吟摇头,执着地追问,“姐姐还没有告诉我,刚才掐我脖子的时候在想什么?”
    徐花信回忆一手掐住她脖子,一手探入她身体时的心情,忍不住呼吸加快,心率变乱:“不知道想什么,只是好喜欢这样对你,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这样吗?”宋清吟抓住她的手腕,还原被她掐脖的姿势,眼神如涨起的海潮,温柔地淹没她,“姐姐,我属于你,我的命在你手心,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我没关系。”
    “只是我希望你知道,我和你妈妈不是天秤两边的砝码,你不需要通过对她的反抗证明对我的喜欢,反之亦然,你明白吗?”
    如一兜冷水浇头,徐花信猛地打个激灵。
    她和宋清吟的关系太具戏剧性了,使她不甘作囚于笼中的困兽,又不敢孤注一掷地挣扎,于是将自己置于两难的境地。
    她越缺少什么,越想证明什么,反而变得完全不像自己。
    徐花信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宋清吟洞悉了她的胆怯,也纵容着她的任性。她浑不在意地扭开脖子,把内衣塞入外套口袋,再摸出徐花信的手机,放入她的掌心,柔声:“姐姐,冷静一点,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场的地步,你想继续待在这里吗?”
    徐花信搂住她的腰身,疲惫地靠着她的肩膀:“我不想了。”
    她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太多戴着面具交际的大人和被迫演戏的孩子,她宁愿和徐丽坐在家里,没有任何外人,母女俩安静吃一顿生日晚餐,普普通通,寻寻常常。
    “你把电话打回去吧,”宋清吟抚摸她的头发,轻声细语,“找个借口解释一下自己消失的原因,剩下的问题交给我解决。”
    徐花信咬她的脖子,闷声:“出了事你要负责。”
    “我负责。”其实她撒谎了,她和徐丽当然是天秤两边的砝码,只是徐花信做了选择,她才有底气“通情达理”。
    手机重新振动,打断了徐花信的犹豫不决,她接通电话,听见徐丽强压怒火的质问:“徐花信,你去哪里了?今天是你生日,我不想对你发脾气。”
    徐花信和宋清吟十指紧扣,相互依偎着,眨眼间,她泫然欲泣:“妈妈,我刚才去洗手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钩住,扯开了整个裙摆。然后有客人进来,我不敢被她们看见,一直躲在隔间里面,等没有人了才出去。”
    徐丽忙得焦头烂额,话听了个大概,实在无暇深究她的说辞是否合理,又顾及人多眼杂,只能暂时放过她:“我给你打这么多通电话怎么不接?
    徐花信哽咽:“手机调了静音,我没有听见你的电话。我在化妆间里,裙子扯坏了,我不敢出去。原来的衣服被服装师收走了,我不知道她们放在哪里。”
    徐丽知道晚礼服的不方便,听徐花信惊慌的语气,更是自行补充了各种可能,她没好气地说:“不就是一条裙子吗?有什么大不了,我让服装师和化妆师去找你,你在化妆间等着,今天是你的生日,哭什么?”
    “妈妈,对不起,你准备了这么久……”徐花信又道歉,带着哭腔问,“爸爸来了吗?”
    这句话正好戳中徐丽的痛处,她压低声音:“你别管这么多,我让人去找你,你待在化妆间……”
    她话还没说完,几个重要客户过来敬酒,她不得已提前挂断电话。
    结束这场有惊无险的对话,徐花信抬起脖子,疲惫地合眼,缓缓呼出一口气。
    半晌,她睁开双眼,擦干净眼角的泪水,扭头对宋清吟露出一个透着初冬寒意的笑容。
    “宋清吟,我真虚伪。”
    我要感谢我的母亲——徐丽女士。
    教会我逃避、欺骗,还有以爱之名的自私。
    ——
    大概是长篇,故事走了不到一半
    补充几句,不是读者希望看什么,作者必须写什么。人性具有复杂性,矛盾、多面且立体。关于姐姐和妹妹的人设,我在文案里的描述都更偏向于形容气质和长相,希望大家不要先入为主预设一些不存在的内容,然后提醒我写崩了
    情感变化会影响她们处理事情的方式和态度,人生阅历和现实处境的改变也会让她们呈现不一样的性格,我不认为这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
    --


同类推荐: 娇艳欲滴(高H,1V1)AV拍摄指南长日光阴(H)快穿之精精有味(H)囚饶只想和你睡(1V1 H)18禁真人秀游戏肉文女主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