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正经人谁嗑官配[快穿] 第222页

第222页

    他往宋砚的方向走近,怕是幻觉,不敢伸手碰他,垂下的眼睫微微颤抖,“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考察任务提前完成了,我就回来了。”说到这,宋砚的眼睛亮了亮,像是邀功的小孩。
    事情却没有他说得这么轻松。
    这一个月他紧赶慢赶,除了吃饭和不到六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所有精力都扑在任务上,终于赶在除夕前一天结束考察,但是又因为西部风雪太大,飞机没办法起飞,他只能前一天晚上坐大巴去到不下雪的城市,几经辗转,才搭上回江城的飞机。
    宋砚没提这些,只说:“过年打不到车,好在我赶上末班公交。”
    最近的车站离这里有两公里,下了公交车,冰天雪地里拖着行李走了这么长的路,林历添有点佩服他。
    他眼眶发红,往前几步,把人紧紧抱进怀里。
    宋砚松开行李箱,遵循身体最深的渴望回抱他,隔着屏幕的声音终于真切地响在林历添耳边,“我很想你,林历添。”
    林历添声音暗哑,“我也是。”
    松开怀抱,宋砚感受到脖子上多了点什么东西。
    他低下头看,发现是那个哨子。
    他被失而复得的惊喜充满,拿在手里反复看,“我还以为……车祸的时候丢了。”
    林历添:“你住院的时候在护士那,后来又交给我保管,现在还给你了。”
    宋砚将哨子转到后面,发现原本只有一个“林”字的地方,后面新刻上了一个“宋”字。
    两个字挨在一起,仿佛天生一対。
    不等他说什么,别墅里面大家开始齐齐倒数,倒数到一时,天边升起一束光,一直升到顶点后骤然爆裂开,变成璀璨明亮的烟花。
    十二点到了,新的一年开始了。
    “林历添。”宋砚转过头兴奋地喊道:“新年快乐!”
    他怕烟花盖过他的声音,所以喊得很大声。
    林历添觉得心里的感情就像烟花一样,升空,膨胀,炸裂,耀眼,他也大声地回应:“新年快乐!”
    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四个字,宋砚蓦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哭。
    他很少会哭。
    母亲去世时,因为年纪太小,不懂得死别的意义,所以没有哭;高中时他自己打工赚的学费生活费被父亲抢去赌博挥霍的时候没有哭;后来被人冤枉偷钱,按在地上打的时候也没有哭。
    苦难不值得他哭泣。
    独自喜欢林历添是他可以抵抗苦难的秘密,他带着这个秘密从十七岁,到二十八岁,活得刀枪不入。
    直到上苍垂怜,在一场本以为是更巨大的苦难后,给予他得救的机会。
    烟花放到中场,天空短暂地回复宁静,林历添低头问他:“冷么?”
    “有点。”
    “把手伸进我口袋里就不冷了。”
    宋砚听话地把手揣进他的外套口袋里。
    刚伸进去,指尖便触及到一个坚硬的环形物体,他愣了一下,心脏失控狂跳。
    林历添握着他的手,将那枚戒指拿出来,然后圈进他的无名指上。
    很素净的铂金戒指,没有过多的装饰,尺寸也刚刚好。
    宋砚有一堆问题想问,临出口却挑了一个最无关紧要的。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回来?”
    林历添亲吻他的额头,闷声笑着,“我一直带在身上。”
    从拿到这枚戒指的那一刻起,林历添就在幻想宋砚戴上它的样子。
    现在他得偿所愿。
    “宋砚,我爱你。”
    宋砚抓住他要垂下的手,用戴上戒指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我也爱你。”
    头顶的烟花重新绽放,林历添扶着他的肩膀,压低身体,吻下去。
    又过去十分钟,烟花彻底结束后,林妈妈才听到院门传来模糊的対话声,从客厅里扬声问道:“小添,谁来了?”
    一吻结束,林历添舔了一下他红艳的唇瓣,笑着回答:
    “宋砚回来了。”
    ——正文完——
    --


同类推荐: 重生国民女神:冷少宠妻宠上天独占帝心:后位,我要了医品太子妃放牧大唐愛欲之牢(高H,剧情肉,三角恋)农女火辣辣:夫君,强势宠被迫受到全星际的宠爱(穿越)炮灰N号[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