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较真(1V1 校园甜宠 双C) 谁稳坐钓鱼台?

谁稳坐钓鱼台?

    特别生涩的一个吻,毫无技巧,浅尝辄止。
    甚至陈予锦都亲完了,宁悦的心跳才后知后觉地开始加速,他们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她揽着他的脖子,他扣着她的腰,一上一下对视。
    片刻后,陈予锦视线率先挪向别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宁悦觉得他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
    “好看吗?”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
    宁悦脑子发懵,反问他:“这就完了?”
    “你眼睛睁那么大我怎么继续!”这下听起来有些炸了。
    陈予锦没闭眼,他主要是怕自己第一次亲女孩找不准位置,到时候亲在鼻子上又丢脸又扫兴,但他没想到宁悦也不闭,就那样直勾勾地看着他,整得他莫名其妙有种负罪感,感觉自己没经过同意就亲她是乘人之危。
    他是在“懂文明,树新风”的清爽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好好少年,按照他平时的作风,多少要提前问一句“我能不能亲你”,得到准许后再做,但特殊环境特殊情况,他一冲动就没忍住。
    现在宁悦这个反应,他也摸不准她什么态度。
    宁悦被陈予锦提醒才发现眼睛有些涩,好像是挺久没眨眼了,她眨眨眼,想着睁眼接吻扫兴吗?那也不能怪她吧,谁让陈予锦搞突然袭击,让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她脑子里一团乱麻,乱七八糟地想着一些无关的事,她魂不守舍地问:“那我现在闭眼睛还来不来得及?”
    陈予锦惊讶地回过头,心里攒着火,她这是意犹未尽的意思?
    两人眼神拉了会丝,又不约而同地瞥过头去。
    还是算了,宁悦这一刻觉得陈予锦不打招呼是对的,否则亲不亲得了还两说,她的手指摸到了陈予锦的头发,他挺久没剪头发了,发丝长又软,宁悦感觉自己仿佛在摸自己的毛绒玩具。
    她心里燥得慌,口也干。
    “水递给我。”宁悦使唤他。
    陈予锦顺手就把自己刚喝过的水给她,宁悦仰头灌了一大口,心里多少有点懂了为什么陈予锦刚要喝口水,接吻前喝水涮一下,会干净一些,第一次都想留下点美好的印象。
    她把瓶盖拧上,垂着头平常地说:“一人一次,扯平了。”
    说完她把瓶子顺手一扔,狠狠心闭上眼,捧着陈予锦的头,直接在他惊讶的眼神中亲下去,清凉柔软的触感把陈予锦瞬间拉回了现实,宁悦的吻没她这个人一半大胆,颤颤巍巍地磨着他,一下一下啄着,撩得人上火,陈予锦被折磨得够呛,果断化被动为主动,在宁悦又一次后撤时追上去,加深这个吻。
    这人一回生二回熟,宁悦呼吸困难眩晕不止,手被他扯下落在肩膀上,又在意乱情迷时摸上了他修长的脖子,陈予锦凸起的喉结在她手下难耐地滚动,宁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忍不住用指甲轻轻地刮了一下。
    所有的纠缠戛然而止,陈予锦停下来。
    他在顷刻间反应过来,用力握着她作乱的手,声音沙哑地问:“你干什么?”
    宁悦茫然地睁开眼,“我干什么了?”
    陈予锦眼睛湿润,微微发红,蠢蠢欲动的情绪都浮在表面,忍耐,克制,渴望,还有令人心惊的欲望,宁悦被他这样看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低头看。
    陈予锦在电光火石间捂住她的眼睛,扶着她的腰让她站起来,然后自己欲盖弥彰地往旁边平移了一大步,跟躲什么怪物一样。
    宁悦瞥了他某个部位一眼,托运动裤的福,什么都看不出来。
    “还看?!”陈予锦口吻恼火。
    宁悦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装作不以为然地说:“其实我懂,很正常。”
    她这个人不喜欢露怯,哪怕有时候确实有点尴尬,也会装得落落大方,仿佛自己阅历很多,不管发生什么都司空见怪云淡风轻。
    陈予锦深吸几口气,恼她没事乱摸,又因为她装而觉得好笑,就一小学生,穿件大人衣服就以为能唬住人了?
    “不懂装懂。”陈予锦身体前倾,避开她的目光。
    宁悦张了张嘴,差点就把“我看过片”这四个字说出口了,但在那一瞬间,她觉得确定关系的第一天就聊这么大胆的话题好像有点冒进,于是险险收住了话。
    她闭上嘴,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拿着手机掩饰。
    解锁的一瞬间,高雨婷的消息便狂轰乱炸地冒了出来,她快速地看完,中心意思就一个,问她和谁脱单了,最后一条是半分钟前发的,她发了个跪下的表情。
    宁悦好心情地给她回复,【和陈予锦啊】
    高雨婷挺久没回,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在震惊中,她这样宁悦又觉得不得劲,紧跟着发了个问号过去,【你不打算恭喜我?】
    【牛啊!!!!!!】
    【你下手也太快了!】
    【你们走后,至少有四个女生来找过陈予锦】
    【这个时候找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干嘛的】
    【对了,还有两个男生找你,一个自己班的,一个别班的,你好不好奇?】
    【你请我喝奶茶,我就原谅你背着我脱单的事,那几个女生我也都帮你记下了,全都告诉你】
    宁悦给她回复,【奶茶可以,人不好奇】
    高雨婷:【?】
    宁悦想了想,决定装个逼:【赢的人,不需要回头看】
    高雨婷果然跳脚了:【……有对象了了不起啊!】
    宁悦无声地笑了笑,她往旁边看了一眼,他安安静静地看着手心,小孩似地左手腾右手地抛着瓶盖玩,哪怕KTV包厢暧昧昏暗,陈予锦也气质干净,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有些人坐在哪里,哪里就像是图书馆,酒味都成了书墨味,宁悦收回目光,搞定了像陈予锦这样根正苗红长得还帅的学霸,她多少还是有点了不起?
    高雨婷暴躁完又忍不住问:【快点和我说说怎么回事,谁先表白的?要不我给你打个电话说?】
    【不方便,我给你发消息】
    高雨婷看见这个不方便顿时就有了不好的联想,哪里不方便?为什么不方便,他俩在干什么连打电话都不方便?
    她想着想着就惊掉了下巴,不至于吧宁悦,这么大胆?她哒哒哒地重重打字:【宁悦,你和陈予锦不会开房去了吧?!】
    宁悦:“……”
    她迅速编辑完聊天框里的信息给她发了过去,然后附赠一个无语的表情包。
    高雨婷一目十行地看完,视线着重在她的“钓鱼技法”上停留了好几秒,搞了半天不是她误触了屏幕,而是宁悦用她的手机给自己打电话钓鱼?
    她打了字又删,最后敬佩地给她发去一句话,【宁老师,出个书吧,我也想当钓系女孩。】
    宁悦很谦虚,【过奖了,都是天赋,学不来,只能自己悟】
    高雨婷:【……】
    高雨婷:【报警了,扫黄办马上到】
    宁悦看着信息乐不可支。
    “笑什么?”陈予锦又平移回来了,他刚好看见宁悦退出聊天界面,然后眼一瞥,看见了什么,挑了下眉。
    宁悦下意识看向他的裤子,这就好了?
    陈予锦都懒得理她,他抬手帮宁悦理头发,指尖在她头发间不断穿梭,一点点耐心地把她弄乱的头发都梳理得服服帖帖,“问你笑什么?”
    他的动作带着自然而然的亲昵,好像已经迅速适应了“宁悦男朋友”的身份,从朋友转换成了恋人,一点过渡都没有。
    宁悦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陈予锦这才是天赋,第一次谈恋爱熟练得真跟海王一样,一举一动都撩得人心潮澎湃。
    她把手机收起来,“跟高雨婷随便聊聊,我们现在走吗?”
    时间不早了,再耗下去,就要错过周老师规定的回家时间。
    “走。”陈予锦站起来,又很自然地冲她伸出手。
    宁悦迟钝了一瞬,干脆地将手放入他掌心,两人出了KTV,街边的冷风冲着他们的脑袋一吹,两人终于都从恋爱的混乱中清醒了点。
    陈予锦打了车,还没来。
    深夜的街边行人稀少,偶尔一两个加班晚归的人脚步匆匆,但路过他们时,却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少年人身材单薄,脊背刚直,是晚风中脆弱的白纸,有种不谙世事的破碎感,但又有着成年人没有的朝气蓬勃,他们脚尖永远朝前,精神永远昂扬。
    真好啊,高考刚毕业,大学未开始,什么烦恼都没有。
    陈予锦攥紧宁悦的手,突然问:“鸡蛋黄是什么意思?”
    宁悦诧异地抬头,“你什么时候看见的?”
    “刚刚。”陈予锦拉了下包带,空包重量轻容易下滑,他解释,“不小心看见的。”
    “所以是什么意思?”他紧盯着她。
    他自己琢磨很久了,甚至还趁着打车的时候偷偷查了一下,但都没查到,他想不通自己和鸡蛋黄有什么关系。
    “这个啊。”宁悦真诚地说,“夸你像鸡蛋黄一样秀色可餐。”
    陈予锦:“……”
    他脑子里飞快地回忆,宁悦喜欢吃鸡蛋黄吗?那玩意那么噎人,同时质疑:“鸡蛋黄?秀色可餐?宁悦你瞎话张口就来啊。”
    “没有。”宁悦更加真诚,“真是这个意思,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改成花孔雀。”
    陈予锦无语地哼笑,“骂我自恋喜欢开屏?”
    宁悦叹了口气,“你怎么老是喜欢恶意揣测我,花孔雀的意思是,夸你和孔雀一样帅。”
    陈予锦睨她一眼,笑了笑懒得问了,这人摆明了糊弄他,他想着还是改天问问梁思源,或者从高雨婷那里打听一下。
    “那我是不是要给你改个备注叫鸡蛋清?”他随口说,“是不是挺像个情侣备注?”
    宁悦笑了,“我还以为改成鸡蛋清,是表示你在我心里的意思。”
    陈予锦表情有点凝固,“你这有点像土味情话。”
    “有吗?随口讲讲。”宁悦别开眼。
    幸好没跟他说鸡蛋黄的真实寓意,她改备注那天也是突然想到的,觉得鸡蛋黄很像是太阳,而且是可触摸的太阳,对于她来说,陈予锦就是可触摸的太阳,灿烂不烫手。
    宁悦决定把这个联想烂在肚子里,免得他煞风景。
    两人打了车在小区门口下,然后慢吞吞往小区里走,往日那些亮到半夜叁更的窗口今日都默契地暗了,宁悦看着挺高兴,也很轻松,不管结果好坏,大家都过了高考这个坎了。
    小区里熟人多,他们也怕撞见,所以陈予锦收敛了点,两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并排走,夜太寂静,好像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大家的耳朵,陈予锦要和宁悦讲话就得弯腰凑近她说,否则就容易听不清,这样聊天挺累,所以两人索性也没再聊什么。
    宁悦落后陈予锦半步,一直磨磨蹭蹭地走到楼道口,她舔了舔嘴唇,突然撞了陈予锦一下,飞快道:“有脚步声,我妈从楼上下来了。”
    陈予锦心里一惊,等反应过来时,宁悦已经被他拉进了楼道里,两人贴在信箱旁边站着。
    他抬头看向楼梯,这才发觉哪有什么脚步声。
    宁悦自顾自地笑,又不敢笑出声,所以憋得一颤一颤的。
    陈予锦无话可说,半响才无语失笑,低声问:“有意思吗?”
    宁悦抹了下眼角笑出的泪水,“我刚就是突然觉得今天这种情况,如果跟平时一样说声再见就各回各家,多少有点……嗯,有点不刺激,太平了。”
    “吓我一下,你就刺激了?”
    宁悦单纯地看他,眨眼,“毕业了,你怕什么?”
    陈予锦轻哼:“宁悦,我还真不怕,我可以明天就上你家门,当着周老师的面再表一次白,关键的问题是,你怕不怕。”
    宁悦噎住了,她真有点发怵,周老师多半不希望她太早谈恋爱,但对象是陈予锦她又摸不准,毕竟周老师很喜欢他。
    她清迳ぷ樱拔抑厮担移涫凳窍朐俚鱿履悖茨闼得凰祷眩喜簧瞎场!�
    陈予锦对她想法门清,但也不戳穿,他没好气地弹了她一下,“还钓,我都被你挂在半空中了,麻烦给个桶让我待会儿行吗?”
    他弹得不疼,宁悦跟被挠了个痒一样,她笑着拉陈予锦的包带,让他弯下腰。
    “陈予锦,谁稳坐钓鱼台?”
    真挺较真的,连这事也得争个上风,她哪来的脸说他霸道?陈予锦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了会,突然飞快地低头在她嘴上碰了下。
    宁悦被这个偷袭弄得懵了下。
    陈予锦又笑着弹了她一个脑瓜崩,“宁悦,这话不是这么问的。”
    宁悦摸着额头,“那要怎么问?”
    陈予锦面对着她后退,“问谁愿者上钩。”
    “走了,晚安。”他潇洒地转过身。
    宁悦顿在原地,片刻后弯起嘴角。
    是你,也是我。
    --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共享玩物(NP)老公头上有点绿嘿,我很喜欢你帝国总裁霸道宠老师,想太阳了(1V1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