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辣书屋
首页公主乖乖被调教by元 媛 分卷阅读4

分卷阅读4

    公主乖乖被调教by元 媛 作者:元 媛

    分卷阅读4

    回一大堆女性游客。

    这话倒是真的,只要他一出去,不用多久,身边绝对围绕一堆向他搭讪的女人。

    “发啥呆?”见汪语茉又在发愣,方尔杰伸手捏住俏鼻,然后等着她可爱的反应。

    她一定又会捂住鼻子、皱紧眉头,一副生气又娇嗔地瞪他,这种让人想欺负的表情真是百看不厌呀!

    方尔杰很变态地想着,谁知小手却突然拍开他的手,那双漂亮的大眼晴发怒地瞪他一眼,然后哼了一声,别过脸。

    方尔杰挑眉,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一眼,又见她鼓着脸颊,摆明在生气的样子。“丫头,谁惹你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你。”汪语茉很诚实,不高兴地瞪着他。

    “我怎么了?”他哪里惹到她了?

    “你……”对呀,他怎么了?

    汪语茉突然说不出话,只能怔怔地看着他,也不知为什么,想到方尔杰被女人包围的画面,她就不开心。

    尤其看到他被包围还笑得那么好看,一点也不排斥,甚至和那些女人打情骂俏,她、她就……

    “丫头!”怎么又呆了?

    “啊!”汪语茉回神,却被突然贴近的脸庞吓到,她直觉往后,身后却是墙壁,让她后退不得,只能贴着墙。他高大的身躯几乎快贴上她,她感觉得到他肌肤的温度。

    “丫头。”好听的嗓音贴近耳畔,厚实的大手握住她的手,指腹轻抚过手心周围。

    汪语茉感觉自己的心跳又加快,被他握住的手不由得轻颤。

    “丫头。”另一只手托起白皙的下巴,他对她笑,浑身散发着诱惑意味,俊脸再贴近,汪语茉紧张地停住呼吸。

    “钱。”谁知唇瓣在贴近她时,却又停住,然后开口说出一个字。

    “啊?”她还没回神,傻傻地盯着他的唇。

    可他却退开身子,将她的右手举高。“丫头,钱快被你捏烂了,可以麻烦把钱给我吗?”

    汪语茉垂眸,看着被自己捏得皱巴巴的纸钞,她缓缓松开手。

    “乖。”方尔杰抽起纸钞,疼宠地拍拍她的头,俊庞又恢复了大哥哥的笑容,好似刚刚的魅感只是幻觉。“午餐你要吃什么?面好吗?”

    “好。”她乖巧回应。

    “那我去煮,你乖乖等面吃。”大手轻拍她的脸,伸个懒腰,方尔杰优闲地走出诊疗室,准备回隔壁的住家。

    关上门,他看着刚刚被拍开的手掌,举起手将唇瓣轻轻贴上,然后想到离去前小丫头那犹未回神而失落的神情。

    真可爱!可爱到让他忍不住一逗再逗……

    不可否认,看到她紧张又期待的眼神,他心里就升起男人的虚荣心。

    不过可爱的小绵羊逗久也是会咬人的,下次给她个糖果吃好了。

    这么想着,方尔杰愉悦地吹着口哨,转身走进屋里。

    进屋前,他听到后头传来懊恼的尖叫声,心情整个更好了。

    呵呵,这次他捡回个有趣的小东西了呀!

    第三章

    不行!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而且再过不久就要成为人妻了,怎么可以对一个大叔脸红心跳呢?

    虽然大叔真的看起来很可口……

    汪语茉脑海不由得浮现昨晚的养眼画面——方尔杰洗完澡,赤着脚,身上只穿着牛仔裤,裤头没有扣住,仅拉上拉链,精壮的上身还淌着水殊,湿淋的黑发整个往后拨,露出

    饱满的额头,粗犷的五官更显狂野。

    她就坐在客厅,愣愣地看着他走出浴室,来到冰箱前,拿出矿泉水,性感的嘴唇就着瓶口仰头喝着。

    她看到结实的喉结滚动,一口一口吞下冰凉的水,她却觉得浑身发热,忍不住用力吞了口口水。

    她用力盯着他的嘴,看到矿泉水从唇边溢出,她忍不住伸出粉舌……

    “丫头。”她的目光那么明显,方尔杰转头看她,好看的眉轻挑,黑眸椋过一丝笑意。

    “啊?”她还没回神,只是直觉地应声。

    “想喝水吗?”他逗她,早习惯汪语茉那痴迷的眼神,天真的小妹妹怎么能抗拒他的魅力呢?

    “喝什么水……”呆愣的目光对上那揶揄的黑眸,汪语茉立即回神,一张脸蛋瞬间红透。哦……低下头,她第无数次在心里哀号。

    她怎么又看他看到傻住?她刚刚的表情一定很蠢很花痴,哦……汪语茉,别忘了你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呀!

    “不是想喝水,那你盯着我看干嘛?”对她羞窘欲死的模样早习以为常,方尔杰愉悦勾唇,继续装傻。

    “呢,我……”汪语茉支吾着,羞得根本说不出话来,她能说她刚刚是在意淫他吗?

    看到水珠从性感的唇角流出,她差点想伸舌为他舔去……

    厚!汪语茉你这个色女!你怎么会有这种污秽又邪恶的想法?

    要是方尔杰知道她在想什么,他一定会后悔收留她。她怎能这样意淫好心收留她的大叔呢?而且她这样对得起清黎哥吗?

    呜……汪语茉,你变坏了!

    “丫头,干嘛不说话?”嗯……他是逗过头了吗?方尔杰很有良心地自我检讨。

    “我、我去洗澡!”汪语茉根本没脸抬头,她低垂着脸,羞耻地奔进浴室,然后一整晚都不敢跟他对上眼。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没有!当晚,她作梦了。

    梦里,她的手抚过一具结实胸膛,掌心感觉到柔滑却又结实的男性肌理,她几乎是爱不释手。

    她赤裸着,男人厚实的手掌托着她的臀,灼热的唇埋在她的颈项,呼出的气息刺激着肌肤,湿热的唇舌在她身上点燃一簇簇火焰。

    她轻喘,却不退避,娇胴反而更贴向男人,她的手环住男人的颈项,低头轻啃着男人的锁骨。

    她迷恋他的身体,结实有力的肌肉,却不过分壮硕,每一寸肌理都完美如大师笔下的雕刻,让她着迷不己。

    还有他身上的味道,那是纯男性的狂野气息,一点也不温柔,却让她怦然心动。

    她的唇往上,轻吮着男人滚动的喉结,感觉到他粗重的喘息,心头涌起一抹满足感。她知道自己能控制美丽的野兽,她喜欢这样感觉。

    她张唇吮着性感的下颚,舌尖舔过,缓慢地滑至那张诱惑她许久的唇瓣,她才探舌,湿热的唇立即攫住她。

    她轻喘,身体漫过兴奋的战栗,火舌缠着她,舔吮过小嘴里每一分甜美,她被吻得呼吸急促,差点喘不过气。

    结实的手臂紧紧揽着她,她低吟着,迷蒙的眼往上扬,迷恋地望着让她意乱情迷的男人。

    感受到她着迷的眼神,男人轻咬着她的下唇,对她性感一笑,然后……

    她吓醒了!

    那种惊愕,到现在她还余悸犹存。她汪语茉,活到二十三岁生平第一次作春梦,而且对象还不是她的未婚夫,而是、而是……

    “是谁?”

    “是……”她直觉要回答,眸一抬,却看到一张美艳的脸快贴到眼前,吓得她往后跳,身下的椅子因她的动作而不稳,也随即往后倒。“哇——”

    “小心。”对方好心拉住她,让她坐稳身子。

    “谢、谢谢。”汪语茉松口气,拍拍胸口,这才看向眼前大腹便便的美女。“镇长,谢谢你。”

    “不客气。”镇长穿着米色的孕妇装,虽然肚子捧着一颗圆球,可整个人还是美得不可方物,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韵味。

    说真的,待在小镇这些日子,汪语茉觉得这小镇是专出俊男美女吗?方尔杰帅得不像样,连镇长也美得让她看傻眼,其他镇民更是特别得让她印象深刻。

    哦,还有镇上爱八卦的程度也让她大开眼界,在这小镇根本没有秘密,一件小小的事都可以传成很神奇的八卦。

    而现在镇上最新的八卦就是她和方尔杰的事,他们都怀疑方尔杰对她心怀不轨,害她拚命解释,说方尔杰是同情她,才好心收留她,顾用她当杂工,是个难得一见的大好人。

    可她的话一出口,众人都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她,还语重心长地跟她说千万不要被那个坏胚子给骗了。

    可是她一点都不觉得方尔杰坏呀!坏的人明明是她,她竟然对一个帮她的好人乱想些有的没有的,呜……她好羞愧。

    “哦,所以你作春梦的对象是阿杰呀!”见小女生又沉浸在自己的思考,还把心里的想法全说出来,身为唯一的听众,镇长很尽责地将咕哝的低喃听得一字不漏。

    “对,没错,就是……唔!”汪语茉捂住嘴巴,一双大眼睁圆,惊慌地看着镇长,她她她……

    “对,你全说出来了。”镇长笑得甜美,还安抚地拍拍汪语茉的肩膀。“乖,不用担心,这里只有你我两个人,所以听见的人只有我。”

    听到镇长的话,汪语茉只觉得想死,天呀!她怎么改不掉这个自言自语的坏习惯?

    “镇长,我……”汪语茉想解释,可镇长却笑着打断她的话。

    “小茉呀,你有未婚夫啦?”她记得刚刚有听到“未婚夫”三个字,嘿嘿,就不知道某人是不是也知道了?

    “嗯!”汪语茉点头。

    “你是因为不想嫁人才离家出走?”正常戏码都是这样演。

    “不是,在婚礼前我就会回去了。”汪语茉诚实回答。

    可她的诚实却让镇长愣了下,“那你干嘛离家出走?”又不排斥嫁人,那出走心酸的吗?

    “我……”汪语茉低下头,扭着手指头,像做错事的小孩。“我也不知道,就、就觉得一颗心很焦躁,就这么嫁人,感觉很不安、很惶恐,所、所以……”她也说不出心中的

    感觉,她只想喘口气,所以就凭着一股冲动离开了家。

    镇长看着汪语茉低垂的脑袋,精明的美眸轻轻闪烁,从支吾的语气里她感觉到汪语茉的不确定。

    她抬起汪语茉低垂的脸,给她一记安抚的笑容。“小菜,你喜欢你的未婚夫吗?”

    汪语茉毫不犹豫,立即点头。“喜欢呀!”她回得自然,语气没有丝毫扭捏,眼眸纯净,没有任何女孩的羞涩。

    “那……”镇长顿了顿语气,才缓缓吐出最重要的一句话。“你觉得阿杰怎么样?你喜欢他吗?”

    “啊?”没科到镇长会问这个,汪语茉怔愣了下,小脸立即涨红,小手慌乱地择着。“镇长,我、我跟方大哥不是那种关系,我、我不喜欢他呀,不!也不是不喜欢,我、我

    是……”

    汪语茉开始语无伦次,“虽然我作春梦梦到他,可、可是这只是意外……我、我……”

    “停!”镇长捂住汪语茉的嘴,知道

    分卷阅读4


同类推荐: 至尊农女:妖孽王爷赖上门渣王作妃婚外柔情:偷心诱爱帝国总裁霸道宠老公头上有点绿嘿,我很喜欢你学霸养成小甜妻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